云华入梦来

夜【诚楼/短 慎入】



法国,巴黎。
小溪,大树,小屋。
一如《家园》中所描绘的那样。

夜色正好,明月初上。
明诚坐在院中,看着天上的一弯新月。
“你可是又老了一岁。”
两个高脚杯,暗红色的液体在杯中微微晃着。
明诚想起了刚出国那会儿。

明楼生辰,也是如今晚一样的月色。
那时的明楼,还未曾带上毒蛇的面具,而他,也还不是他的“铜墙铁壁”。彼时的他们,不过刚刚弱冠罢了。
那人的脸庞还带了几分刀削过般的俊毅,眼中还是遮不住的青春和热血,全然不是后来那表面温润如玉实则内心全是算计的明长官。
耳边是他问着自己学业的声音,明诚一一回答。看着他满意的神色,明诚不知怎的,竟脱口而出一句“大哥,往后每年生日我都陪你过吧”。明楼怔住,明诚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惴惴不安地低下了头,屋里一时沉默。
明楼看着他,唤了一声阿诚,叹了口气却再无下文。
明诚到现在都不曾忘记当时明楼的眼神。
欢喜,无奈,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他们这类人,岂敢看得太远,不过是徒增绝望罢了。

明诚又倒了一杯酒,突然哼起了明楼往日爱听的曲子。

他与明楼回了上海,国内形势混乱,明楼接下财经顾问一职就意味着打上了汪伪政府的标签,明镜或许能猜到一些,可到底,明楼明诚是不能直说,回了家少不得挨大姐一顿冷嘲热讽。即便是如此,今年明楼生辰,大姐还是操办了起来。
阿香早上很早就开始准备了,可他们到底还是得去上班。上车时明诚递给明楼一个小盒子,表情淡定得就像是在办公室里汇报工作。明楼疑惑,打开一看,是枚戒指,银白色的指环,嵌了一枚红宝石。明楼抬头看了一眼明诚,正好对上他偷偷看自己的目光。明楼轻笑,戴上了戒指。
明楼的手指没有阿诚的那么修长,更比不得他的骨节分明,可那双手却让人看着心安。光打在那红宝石上,有了几分晶莹剔透,戴在他手上更显得他手指白皙,也衬了明楼的贵气。阿诚的眼光确实好。
“我很喜欢。”
明诚松了口气,露出了笑容来。
作为礼物,明镜相中了一块浪琴表,款式不算出挑,却合了明楼的口味,明台也乖乖地送上了礼物。不管是什么,明楼总是小心收着。
生逢乱世,活着已是不易,即便不是好时辰也当作好日子过。

念及那时欢乐,明诚笑得眼角有了些泪。
“大哥你看啊,我也老了。”
世事不过一场大梦,人生能得几度秋凉?
死亡可能根本不足为惧。
一生最怕的就是没了他,没了他的家园哪里还是家。几十年的孤独,若是死亡只怕更合他意。
原来孤独不过这般滋味。

“说什么花好月圆人亦寿?山河万里几多愁……思悠悠来恨悠悠,故国明月在哪一州?”
好一出《生死恨》!

月光照着明诚鬓边白发,老人枯瘦的手指上,戴着一枚红宝石戒指,在月色下泛着冷光。
这夜色中,戒指是凉的,人心呢?



——————————【完】—————————
还是觉得自己文笔好烂…总的来说这就是一篇突发奇想的产物…
大哥在一次执行任务中意外死亡,阿诚哥独自活了下来【反正阿诚哥肯定不会是那种会殉情的人(什么鬼!】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阿诚哥就辞了职务去了巴黎找到了像《家园》那样的地方,年老时在大哥生日那天想到了以前的事。嗯这就是这个故事的简介…强行让荣女王的戒指出了镜…
第一次发文,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请各位海涵(抱拳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