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华入梦来

御龙铭千古

清隽瘦弱,端的是一副温润公子模样。
正值敌国来犯,这是领着众将士镇守边关的大将军。

“这将军看着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一副穷酸文人样,真能带兵打仗?”
“前有赵括,后有咱这将军,都是纸上谈兵。”
“这世道啊,文人当家,什么人都做得了大将军。”

军中议论纷纷。
将军闻之,只是一笑,恍若未闻。

渐渐的,议论声少了。
内肃军风,外攘敌寇。

将军用兵如神,抓得准战机,至此,我军已连胜三战。只是将军依旧未曾上战场。

黑云压城,山雨欲来。
军中主营里的人终于换上盔甲。
将军原来用剑,凌厉又洒脱。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烈火旌旗,鲜衣怒马。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将军勒马回身,剑尖滴着血,身上脸上染了血迹。
黄沙漫天里,依旧是那清隽模样。

江山易改何妨成英雄。
凯歌奏响,大获全胜。

———————【完】————————
在b站看视频看到有“林将军”的弹幕,于是手痒没忍住来了一发…林大仙真的好有旧时文人的感觉啊【捧脸】

贵婉不死

遇到贵军门,我大概是遇到了爱情,大约我所热爱的,都是冷静而痴狂,上一个即是明楼。

我且称之为痴狂,为国为民,为心中之信仰。纸醉金迷的上海,危机四伏的年代,他们带着面具,如履薄冰,分不清现世是何种模样,可敬且可叹。生逢乱世,活着已是不易,他们是战士,直到战死。

贵翼与明楼有几分相似,面对小资时而挑衅,贵军门的态度总让我想起毒蛇对明台下达刺杀明楼的命令时的情景。他们珍视家人,却不得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弟,自己的亲人,踏进了这漩涡之中。

国难当头,举家纡难,多少家的孩子都进来了,为何唯独你家的孩子不行?

国难当头,国将不国,“冰蚕”“眼镜蛇”“青瓷”“烟缸”只是这万千战士中的一个,他们各自不同,却又如此相似。

为国守土,疆场翼翼,为民勤勉,小心翼翼,是为贵翼。

我在苏梅身上看到了汪曼春,却又是各不相同的人。信仰于她,是心中之执念。然再强的巾帼英雄于乱世中始终都是依附于强权的一翼而已。汪曼春爱得太决绝,生为明楼,死为明楼,聪明而愚蠢。苏梅不同,两人皆曾入狱,曾直面死亡,一个赴死,一个向生,一红一白,两朵玫瑰。

再谈资家,小资少爷是桀骜不驯的,温顺为婉,品质为贵,然荡子情真,满腔赤血,他与她,皆为贵婉。资历群此类人,可恨又可悲,亲手杀死自己的妻子,又将小弟推向死亡,借信仰之名掩盖其自私之本性。兄弟手足,泾渭分明。

白色的雪,红色的血,贵婉倒下。

烟缸已碎,贵婉不死。

先生贵姓?免贵,姓贵。

一发脑洞

透过青色暮烟,他恍惚看见有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并肩前行,身边的他们十指紧扣,目光缱绻。

“弱水三千…”他低声呢喃,眼神晦涩。
记忆中是谁家姑娘,娇俏模样,竟叫那百花失了颜色,清晰而又模糊。

囡囡…

张了张嘴,似乎在唤故人姓名。

所幸她去得早,不必看这宫中纷杂景象,更不会被拖入深渊逐渐变得面目可悲可笑。
这红墙碧瓦,锁住了多少人,埋葬了多少人,如白骨荒坟,却有多少人,冲着那华丽外表,前赴后继。

他笑了,笑这金笼子,笑那笼中鸟,更笑他自己。

东方渐白,钟声敲响。
他目光清明,一切情绪都消失殆尽。
身后宫殿空旷,眼前江山安平。
他的背影挺拔而坚定。
他是这天下的王。

宫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END————
有空来写个长篇吧…我又给自己立了flag…

【艿芋】【短】【有刀慎入】梦中梦

于半珊从梦中惊醒。

刺眼的白光,肖奈一把推开了他。
他看着他紧闭着眼躺在担架上被推进手术室,头上还有血。

光是想起就惊得于半珊冷汗淋淋,他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去喝口水冷静冷静,却被人一把拉了回来。肖奈没有睁眼,只是把他按进自己怀里。
“我在。”
轻得像是梦呓。
他如往常一般在他怀里睡去。

于半珊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外面天已大亮。
“愚公,你怎么还不来啊?今天可是老三和微微师妹的婚礼呢…”

转头看着身边,哪里有第二个人的痕迹。

梦终于醒了。于半珊如是想。


————————————————————
本来是想虐大神的可还是没忍住虐了wuli半珊ಥ_ಥ总之就是艿芋本来是一对然后车祸之后肖奈失忆忘了于半珊喜欢上了微微于半珊在他们俩结婚的前一天晚上做梦的故事…好吧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其实我最初的想法就是于半珊在梦中梦到车祸惊醒发现肖奈在身边和他相拥而眠直到被电话吵醒才是真的从梦中醒来…回到没有肖奈的现实…我大概讲清楚了?…

英雄迟暮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总想写点什么,可迟迟下不了笔…


最后一个球,李宗伟出界。

谌龙倒在地上哭,耳边是解说的欢呼。

突然茫然失措,眼泪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英雄迟暮。

这种时候再怎么研究技术终究抵不过一句体力不够。

林丹输给李宗伟,李宗伟输给谌龙。

这可能是一个不好也不坏的结局。

他最终没能站上最高领奖台,

他最终没能和他一起站在上领奖台。

完全不看球的朋友安慰我说失败乃成功之母,

可李宗伟没有机会了,正如林丹也没有机会了一样。

从2008年至今,赛场上来了一些人,又走了一些人,

可就他们两人,一直站在球场上,

左林右李。

若没有你哪会有我。

可比赛会结束,运动员会下场。

十二年之约已经完成,

真的到了应该谢幕的时候。

英雄迟暮,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

恭喜谌龙,

下一个时代已经来临。

——————————————————————————
从昨天到现在心情一直挺复杂的,不是说不希望中国队得冠,只是太希望李宗伟拿到这块金牌了。这块金牌意义太重,不仅仅是代表了国家,更是一个时代,就像解说员所说“谌龙面前有两座大山”,一个晚上翻越了两座大山,他终于拿到金牌,这是新旧交替的时刻。林李已经过去,接下来是双龙的时代。从2008年一路走来,目睹了他们走上神坛又走下神坛的全过程,虽有遗憾,可它们都是值得尊敬的运动员,可能他们会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可于我们而言,林李是一段传奇,是一个无法复刻的时代❤️

心里比较乱所以写出来的东西也乱七八糟…我只是想写一下心里的想法…当我是在自我发泄吧…毕竟想到鲍春来风云林李都离开了…

每一届奥运都有那么多告别啊QAQ
运动员是一个悲壮的职业QAQ

夜【诚楼/短 慎入】



法国,巴黎。
小溪,大树,小屋。
一如《家园》中所描绘的那样。

夜色正好,明月初上。
明诚坐在院中,看着天上的一弯新月。
“你可是又老了一岁。”
两个高脚杯,暗红色的液体在杯中微微晃着。
明诚想起了刚出国那会儿。

明楼生辰,也是如今晚一样的月色。
那时的明楼,还未曾带上毒蛇的面具,而他,也还不是他的“铜墙铁壁”。彼时的他们,不过刚刚弱冠罢了。
那人的脸庞还带了几分刀削过般的俊毅,眼中还是遮不住的青春和热血,全然不是后来那表面温润如玉实则内心全是算计的明长官。
耳边是他问着自己学业的声音,明诚一一回答。看着他满意的神色,明诚不知怎的,竟脱口而出一句“大哥,往后每年生日我都陪你过吧”。明楼怔住,明诚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惴惴不安地低下了头,屋里一时沉默。
明楼看着他,唤了一声阿诚,叹了口气却再无下文。
明诚到现在都不曾忘记当时明楼的眼神。
欢喜,无奈,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他们这类人,岂敢看得太远,不过是徒增绝望罢了。

明诚又倒了一杯酒,突然哼起了明楼往日爱听的曲子。

他与明楼回了上海,国内形势混乱,明楼接下财经顾问一职就意味着打上了汪伪政府的标签,明镜或许能猜到一些,可到底,明楼明诚是不能直说,回了家少不得挨大姐一顿冷嘲热讽。即便是如此,今年明楼生辰,大姐还是操办了起来。
阿香早上很早就开始准备了,可他们到底还是得去上班。上车时明诚递给明楼一个小盒子,表情淡定得就像是在办公室里汇报工作。明楼疑惑,打开一看,是枚戒指,银白色的指环,嵌了一枚红宝石。明楼抬头看了一眼明诚,正好对上他偷偷看自己的目光。明楼轻笑,戴上了戒指。
明楼的手指没有阿诚的那么修长,更比不得他的骨节分明,可那双手却让人看着心安。光打在那红宝石上,有了几分晶莹剔透,戴在他手上更显得他手指白皙,也衬了明楼的贵气。阿诚的眼光确实好。
“我很喜欢。”
明诚松了口气,露出了笑容来。
作为礼物,明镜相中了一块浪琴表,款式不算出挑,却合了明楼的口味,明台也乖乖地送上了礼物。不管是什么,明楼总是小心收着。
生逢乱世,活着已是不易,即便不是好时辰也当作好日子过。

念及那时欢乐,明诚笑得眼角有了些泪。
“大哥你看啊,我也老了。”
世事不过一场大梦,人生能得几度秋凉?
死亡可能根本不足为惧。
一生最怕的就是没了他,没了他的家园哪里还是家。几十年的孤独,若是死亡只怕更合他意。
原来孤独不过这般滋味。

“说什么花好月圆人亦寿?山河万里几多愁……思悠悠来恨悠悠,故国明月在哪一州?”
好一出《生死恨》!

月光照着明诚鬓边白发,老人枯瘦的手指上,戴着一枚红宝石戒指,在月色下泛着冷光。
这夜色中,戒指是凉的,人心呢?



——————————【完】—————————
还是觉得自己文笔好烂…总的来说这就是一篇突发奇想的产物…
大哥在一次执行任务中意外死亡,阿诚哥独自活了下来【反正阿诚哥肯定不会是那种会殉情的人(什么鬼!】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阿诚哥就辞了职务去了巴黎找到了像《家园》那样的地方,年老时在大哥生日那天想到了以前的事。嗯这就是这个故事的简介…强行让荣女王的戒指出了镜…
第一次发文,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请各位海涵(抱拳